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兴隆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4 02:26:3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兴隆白癜风医院,东宁白癜风医院,安徽白癜风早期症状,河南白癜风传染吗,海南白癜风主要症状,黑龙江能治白癜风的偏方,广东如何治白癜风

专家就两起相关离婚案分别给当事三方开出“良方”

  

制图/许天野

“我妈说”、 “我妈觉得”、“我妈说得对”……因为常常把妈挂在嘴边,什么都听妈妈的,什么都以妈妈是对的,什么都以妈妈为中心的男人,被人们称作“妈宝男”。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边的“妈宝男”好像多了起来,人们对“妈宝男”的意见不小,因为 “妈宝男”而闹离婚的也不在少数。城关区妇联、城关区政务服务中心、城关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守望幸福·和合之家”项目团队总督导、高级咨询师、培训师季春晖老师,就接触到了不少“妈宝男”的案例。她说,在她接触的80后、90后离婚案例中,“妈宝男”的离婚概率比较高,“妈宝男”也成为一个需要每个普通家庭在处理家庭成员关系时有所反思的问题。

A. 两个“妈宝男”的婚姻

案例1:

“我们结婚一年多了,感情一直很好。可是,我妈说了不离婚就断绝母子关系,跳楼自杀,这个婚必须离。”

离婚现场:

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上午9时刚过,一对年轻男女来到城关区民政局离婚登记大厅。进入大厅后,两人没有咨询、没有领表,只是坐在沙发上说话,时不时还有一些亲密的动作。两人的行为引起了季老师的注意,便上前与他们交流,他们说是来办离婚的。“看你们感情挺好的,要离婚肯定是有原因的,愿意跟我聊聊吗?”季老师话音刚落,女孩就哭了。他们跟着季老师走进了“情感缓解室”。

当事人自述:

张曼曼和钱立勇是大学同学,在学校时恋爱但是后来分手了。工作后无意中遇到又走到了一起。“和他在一起后,他妈妈很反对,嫌我个头小,嫌我身体瘦弱,总之各种理由百般阻挠。”张曼曼说,“我很理解她,她在钱立勇小学时就离婚了,这么多年把儿子拉扯大,为了儿子一直未嫁,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一直在忍让。”在两人的坚持下,钱立勇的母亲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结婚后,各种问题随之而来。“他妈妈一直给他洗内裤,说这么多年都是她在洗,我们洗得不干净。每个周末,我们都要去他妈那住两天,他说要陪妈妈。周末一大早,他妈就打开我们的房门冲进来,摸摸儿子的头说,宝宝上班累坏了,再睡一会。更夸张的是,有时候,他还要陪他妈睡觉,有一次,我看到他妈枕在他的肩膀上,深情地看着他,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张曼曼愤怒又无奈地说。而离婚的爆发点在前几天,她和婆婆发生了争执,婆婆当时就表示,必须离婚,否则就断绝母子关系,跳楼自杀。说到这,张曼曼泣不成声。

面对张曼曼的哭诉,钱立勇一直默不作声,眼眶也红了起来。“我们结婚一年多了,感情一直很好。可是,我妈说了不离婚就断绝母子关系,跳楼自杀,所以这个婚必须离。虽然我很爱曼曼,但是我还是会选择我妈。作为儿子,我妈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永远是第一位的。我相信,曼曼可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可以暂时没有我,但是我妈这辈子不容易,而且年纪大了,她不能没有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交谈和调解,两人最终还是办理了离婚。拿到离婚证的那一刻,两人在大厅里抱头痛哭。

案例2: “我是个女人,我想找个依靠,可是一遇到问题,我问他怎么办,他就说,他给他妈打电话,让他妈来解决。”

离婚现场:

2017年临近春节时,一对抱着只有两三个月大孩子的夫妻,走进城关区民政局离婚登记大厅,他们带齐了所有证件,准备办理离婚。工作人员看到孩子那么小,就叫季老师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女方一边填表一边问男方,孩子的抚养费你给多少,你不会还要问你妈吧?男方说你看,多少都行,女方立刻表现出十分气愤的表情。季老师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将他们请进了情感缓解室。

当事人自述:

刘欣彤是天水人,和丈夫李斌从同事发展成恋人,再到结婚。谈恋爱时,刘欣彤觉得李斌老实又踏实,去他家感觉也很好,李斌的父亲也是个厚道人,母亲大方开朗。两人顺利地走到了谈婚论嫁,可隐患也在此时埋下了。

“两家人见面时,我家按照天水的‘行情’要5万块钱的彩礼,当时他妈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们是嫁姑娘还是卖姑娘呢。这句话说出来,他和他爸一声没吭,我的父母当时非常生气,可还是忍了下来。”虽然已时隔两年,可说起这件事刘欣彤仍然很气愤,“后来,彩礼还是给了,我家其实也把这些钱当作陪嫁了,他妈也就没有说什么了。”让刘欣彤没有想到的是,到了筹备婚礼时,问题越来越多。“他跟我说,他妈说家具家电买啥样的,他妈说窗帘被褥买啥样的,他妈说婚礼的酒店订在哪里,他妈说酒席的标准是啥样的……甚至糖盒,我想用新颖的紫色,他也说他妈说必须用大红色的……总之,所有的一切全是他妈说,全要听他妈的。我一跟他抱怨,他就说,他妈说啥就是啥吧,要不他妈就不高兴了,她也是为了我们好,你还不用操心。可是,新房根本就不是我的新房,几乎没有一件东西是我选的、我喜欢的。”

结婚以后,刘欣彤越来越发现,李斌和他父亲在家里都很弱势,都比较胆小,李斌就是个十足的“妈宝男”。“我是个女人,我想找个依靠,可是一遇到问题,我问他怎么办,他就说,给他妈打个电话,让他妈来解决。不仅如此,我婆婆从管我公公、管他儿子,到开始管我,我穿的裙子短了不行,我妆化得浓了不行,怀孕时我想回娘家不行,生完孩子挪窝想回娘家也不行……坐月子的过程中全部都要听她的,一旦偏离她的规矩我们家就起风波,公公安抚我说,‘听你妈的吧’,李斌安抚我说,‘听我妈的吧。本来生完孩子就很压抑,问什么都是听他妈的,我都疯了,我觉得自己抑郁了。我跟李斌说,想去做做心理咨询,他跟我说,他妈同意你就做吧。”

刘欣彤说:“我问自己,我们以后怎么办?这样的男人,还能生活下去吗?离婚的念头有过很多次了,我尝试过改变,可是李斌‘妈宝男’的性格已经根深蒂固了。我改变不了外界,那我改变自己,选择离婚。”为了离婚,刘欣彤做了充分的准备,按照法律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但由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在家的时候,我跟他说,如果你对我还有情意,你就放了我,跟我离婚吧。我知道,他又要说,他要问问他妈,问了他妈,肯定不跟我离。我就激他,你要是个男人,离婚这件事就不要告诉你妈,你自己做回主。他这才同意离婚。”

自始至终,李斌都没怎么说过话,不多的几句话也是:你说、听你的。两人最终办理了离婚,他们打算过完年再告诉父母离婚这件事。

B.分析:“妈宝男”存在于单亲家庭或隐性单亲家庭

对于“妈宝男”,季老师分析认为,大家普遍认为“妈宝男”多存在于单亲家庭,其实不然,在一些隐性单亲家庭中也会出现,比如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由母亲独自养育孩子,或者即便父亲在家,却基本上没有承担当父亲的责任等等,使得母亲过于强势,孩子过度依赖母亲。久而久之,会给孩子种下一种印象,“我妈很厉害”,“我妈什么事情都能解决”。母亲强势,势必会造成孩子相对胆小、懦弱。另一方面,作为父亲和丈夫这一责任角色如果缺失,使得母亲将对丈夫的一部分精力与情感转嫁到孩子身上,作为情感的依托,形成过分亲密的关系。这些,都可能培养出“妈宝男”。季老师说:“‘妈宝男’的真正心理秘密是,他们一方面对母亲言听计从,另一方面又对母亲有巨大的愤怒和想逃离的冲动,但后者让他们内疚,于是对母亲更顺从,却将对母亲的负性情绪投射到妻子身上,从而容易成为妻子的噩梦。就我长期的观察,‘妈宝男’比较易早生白发,原因是他们一方面对母亲极为忠诚,另一方面他们潜意识中想挣脱妈妈的力量也同等强大,这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是巨大的内耗。”

C.建议:母亲、“妈宝男”、妻子要共同努力

“妈宝男”的婚姻到底该怎么办?真的就没有办法改变吗?季老师表示, “妈宝男”成为一个需要每个普通家庭在处理家庭成员关系时有所反思的问题。她从三方面给出了建议。

1.给母亲的建议:要有角色意识,懂得爱是有界限的,在构建良好的家庭关系过程中,夫妻关系才是核心,是关键要素。要做好爱的分离,该抱在怀里时要抱在怀里,该撒手时要撒手,同时教会孩子在每个阶段完成这个阶段该完成的任务,给予孩子与世界、与社会交流交往的技巧。

2.给“妈宝男”的建议:能够清楚地认识自己,做真实的自己,才能收获爱情、收获幸福。要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核心家庭是主导,构建自己核心家庭的夫妻关系,做好与原生家庭的适当分离。真正内心需要的应该是核心家庭的夫妻的感情,核心家庭经营好了,也就找到了真正的寄托。

3.给“妈宝男”妻子的建议:正确认识这个问题,“妈宝男”的形成并不是他本身造成的,更多的是来自原生家庭氛围的影响,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要理解他,接纳他,慢慢地让他与原生家庭做适当分离,慢慢改变他。培养他作为丈夫应该具备的家庭责任和意识,用自己的爱去构建正常的夫妻关系,让男性感受到来自妻子的爱和关注。当上述自我调整无法达到目的时,应该寻求专业人员的帮助。

(文中离婚当事人均为化名)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云南根治白癜风的方法